辛苦拿下新西兰绿卡仅因这个举动就可能被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这个没有被移民局透露姓名的男子,在2012年就移居到了新西兰,并成功地通过技术移民,拿到了居民身份。

  然而,在2016年2月20日的时候,他却与一家酒馆的保安人员发生了争执。冲动之下,他打了这个保安一拳。

  2016年7月,他被按照“普通侵身(common assult)”的,判了60个小时的社区工,并交了3400新西兰元的赔偿费。

  听起来并不是什么严重的大案,然而,在2017年11月的时候,移民部长Iain Lees-Galloway通知到了这位移民,告诉他,这个其实已经足以让他被出境了(liable),只不过令是暂停5年执行而已。

  这个移民听完以后就懵了,随后上诉到了高等法院,表示,根本没有人告诉他,这个“普通”是会影响到自己移民身份的,如果他知道的话,他当初肯定会申请“且不”。

  幸运的是,认为,如果的话惩罚力度过大了,并不是其本意,遂撤销了对这位移民的令,不过表示,他的社区工惩罚和赔偿费还是要照做照给。案底肯定是留下了。

  申请居民签证是一个艰辛的过程,相信谁都不愿意在拿到了绿卡之后,因为类似的小事而前功尽弃。

  不过,如果了法规条例,哪怕是酒驾、斗殴这样看似轻微的,就有被面临的风险。

  天维网记者查阅了移民法第六部分关于条例的后发现,作为一名居民签证(Resident Visa)持有者或永 久回头居民签证(Permanent Resident Visa)的持有者可能会因为以下几个原因被:

  如果犯罪且被判3个月或以上,且在犯罪时是持有临时入境签证,或非法滞留新西兰,或是在拿到居民签证的前两年内,则都有可能被出境;

  如果犯罪且被判2年或以上,且犯罪时是在拿到居民签证的5年以内,则有可能被出境;

  如果犯罪且被判5年或以上,且犯罪时是在拿到居民签证的10年以内,则有可能被出境;

  如果移民局发现申请人在申请时给他们提供了虚假、欺诈、伪造或信息,或者申请人在申请签证时隐瞒了相关信息,申请人可能会被出境;

  如果在签证申请人获得首 个居留签证后的五年内,移民局又发现了一些品行信息,而这些信息在移民局批准签证的时候就已经存在,且这些信息会让申请人没资格拿到签证,甚至可能被出境;

  如果你目前到新西兰的国防或安全,包括、间谍和有组织犯罪等,那么你可能会被出境。

  对此天维网记者曾专门采访过新西兰移民局业务支持经理Jock Gilray,他给出的一项数据显示,自2010年,已经有317名新西兰居民收到了通知令。

  日前,来自的华人女子ChiChing Tong就因为自己在提交移民申请时,列表中没有列出一个自己的曾用名,而被撤销了已经拿了3年的永居权,并被回了。

  现在,她和自己已经共同生活了7年的老公Steve Campbell只能分居两地,见面只能是Campbell去看她。

  而且Campbell被告知已经使用过两次自己配偶移民的资格(一次是前妻,一次就是Tong女士),不可以再为Tong女士,哪怕这次还是同一个人。

  移民局业务支持经历Jock Gilray表示,最常见的原因还是由于刑事而被出境,在这些情况下,此人还会被返回新西兰。

  大家不要觉得“刑事”听起来好像离自己很遥远,就拿酒驾来说,根据新西兰《道交通法》的,酒驾处理对20岁以下的司机是零态度。对于20岁以上的司机,如果被查到呼吸中的酒精含量超过了400毫克/升,那么将面临刑事起诉。

  此时,法庭就有权判处高达3个月的。该处罚与提到的被条例完美重叠,因为被的较低限度正是3个月。

  新西兰移民操作手册,未来任何签证审批都会把过去的申请记录考虑在内。所以每一个人的移民历史都将被纳入未来的审批考核中,即便被的人在当时是自愿离开新西兰的。

  移民和保庭2014/2015的年度报告显示,69%的非居民的上诉被驳回,56%的居民上诉被驳回。

  律师Simon Laurent表示,想要赢得上诉,必须证明你有“特殊的主义”,这能保住居民签证。

  另外,如果你没有进行上诉也没有离境,移民局可以带着令到你家里或公司,当面交给你并你。他们可以把你,直到订好了航班送你回家。在这一阶段的诉讼中,基本上没有什么现实可行的办法来你自己。

  Jock Gilray还表示,一旦一个人被判处但却没有自愿离境,那么他可能面临高达5年的期。在一些情况下,被者甚至会面临永远返回新西兰的。同时还要支付产生的相关费用。

 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,自己出入境时候检查一下电子设备中视频、电影等的版权问题,即便是有绿卡的人,如果违反版权严重,一样可能被取消身份。

  他刚拿PR,移民局却一封信:当场遭!心血全泡汤!只因这华人常犯错误...